雪夢

2018-10-27 09:24:49 標題分類:抒情散文 關鍵詞:經典文章,散文精選 閱讀:636

  雪夢

  誥日冬晨,雪不期而遇……

  在輕風地吹拂下,一個精靈驀然飄落下來,盡情地伸展著身姿,擺弄著那專屬于它的純潔、高貴。急先鋒吹響了號角,紅色大軍緊隨厥后,戰馬嘶叫、將士誓師,很有“風蕭蕭兮易水寒,壯士一去兮不復還”的壯烈。紅色戰士成群結隊,一個勁兒地往人們脖頸里、袖口里鉆,它越是如許,人們越是拽緊著袖口,縮著脖子,捂得嚴嚴實實。看這陣仗,實在讓人看不清晰誰能獲得最后的勝利。我吱呀吱呀地走在白茫茫的大地上,不由分辯,結果已然發表,橫尸遍野,這白茫茫地敬拜,不緊讓人吝惜這前仆后繼地懦夫們。不知不覺,已經來到了一顆白楊樹下,只見懦夫們生前已將紅色的旗幟插滿,宣告了它們弗成侵犯的領地。莊嚴肅穆之勢,溢于言表。而這楊樹已失去了生機,但卻冷眼旁觀著自己這全身的寄生物,恍如這就是宿命!

  看到這排場,我思緒翻飛,想起了胡賽尼曾在《輝煌千陽》中曾如許寫道:“每一片雪花都是人凡間某個悲哀女子嘆出的一口吻,所有這些慨嘆飄到天上,聚成了云層,然后釀成藐小的雪花,寂靜地飄落在空中的人們身上。”我不禁敞開胸襟,想要抓住這些慨嘆,想用我炙熱的胸膛暖和它們、擁抱它們……于是這些雪花一股腦兒直向我撲來。落在掌心,還未等及我的疼惜,便消失地無影無蹤;落在脖頸,一陣清涼由脊背散布,一波一波向我襲來,直逼頭頂;落在腳上,我警惕翼翼,舍不得它掉落下去,彳亍著,連走路姿勢也變得非常怪異,但它究竟抵不住這份炙熱,一點,一點,溶解,只留下斑斑淚跡,我想這大概是它感動這份享不得的吝惜吧!

  紛歧會兒,身體的本能告誡我,已不能繼續任由熱量散失,于是我狠心地拉緊衣服。我不想睜開眼睛,毫無目的疾走著,想逃離這是非之地。我懼怕看見它們圍著我射出幽怨的眼神,也受不了那一聲聲嘆息反響在耳邊。跑啊,跑啊,回過神一看,一層肅殺的白紗盡其綿延之勢,籠罩了我。待我停下腳步,白紗截至蔓延,反向劈面卷起,朝我直逼,來不及踏下的一步,已經部分被它占領。頃刻間,附近已經掀起銅墻鐵壁,我絕望地絡續向它乞求,顫抖著,戰栗著,一步步被逼前進……一塊兒頑石,不安美意地恰恰出如今我腳后,猝防不及,一個踉蹡,重重跌在地上,仰躺在它度量,一陣眩暈襲來。耳邊此起彼伏的譫語,滿意的笑聲,“呵呵呵……”,“起來啊……”,那么嬌柔,那么嬌媚。

  驀地一驚,回過神來,我竟還呆立在那棵楊樹下,抬頭望去,楊樹鬼怪般朝我笑著……這是夢嗎?#p#副標題#e#

聯系郵箱:1390477380@qq.com 客服QQ:1390477380

凯时kb88官网首页 - kb88凯时在线平台网址